近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疯狂一时影响恶劣的周口市“纱厂十二少”案作出二审终审判决:被告人马长鞭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闵立新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王浩浩、王荫、袁石等十余名未成年被告人因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强奸罪等,分别被判处有徒刑二十年至五年不等。

这是一起典型的黑恶流氓势力犯罪案件,17名花季少年疯狂作案,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在短短六个月的时间里,抢劫一次,乱石砸死一人,强奸十四起,被害幼女、少女十余人,强收在校学生保护费数十起,犯罪情节之恶劣,犯罪后果之严重,令世人震惊。

“纱厂十二少”的由来

本案罪犯闵立新、王浩浩、阮险险等十余名未成年被告人大多是周口市纱厂职工的子弟,原在少年武术队学习武术。少年武术队队员们课余时间,拜师学武,练功比赛,队员之间关系十分融洽,时间长了,他们结拜为兄弟,人称“纱厂十二少”。

经过时间的淘洗,“纱厂十二少”渐渐解体。少年武术队成员中有的升学、有的打工,有的去了外地,各奔东西。闵立新、王浩浩、阮险险等人没有考上高中,也没外出打工,整天在外疯玩,经常出入于歌厅、游戏厅、舞厅、录像厅。在周口市面上,他们打架斗殴,寻衅滋事,闵立新、王浩浩、阮险险分别形成各自小帮派。为了收学生保护费,争地盘,闵立新、王浩浩他们几路人马多次大打出手,人多势重的闵立新一方逐渐占了上风。经过多次你争我抢,地盘火拼,分分合合的他们最终重新凝聚到一起,势力大时,人数达百余人。这些社会上不务正业的恶少们时聚时散,往往十几个人结伙,会同部分在校学生,依仗武力,暴力威胁,逼迫低、幼年级学生定期交纳一定数量的钱物,他们有分片、有包干,分工协作,利用上学、放学时间,出入于当地的广大中小学校。由于力量大,势力广,很快他们就在纱厂附近乃至周口市区打出了名声。往主犯闵立新身上笑纳的小兄弟们上贡的保护费每天不下千元,94、95年间,人们的工资不多,而主犯闵立新不仅配上传呼机,还出入打的,吃饭上馆子,前呼后拥,好不威风。为了更“威风”,主犯闵立新重新把“纱厂十二少”的旗帜打了出来,一时间在周口市的广大中小学校内,人们谈及“纱厂十二少”无不为之色变,许多学校自发组成“护校队”,一听到“纱厂十二少”就关校门,“护校队”全力警戒,广大中小学学生和家长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不少有门路的学生家长纷纷把自己的子女转往外地上学。

抢劫杀人 走向疯狂

1998年10月25日晚,闵立新、王浩浩、阮险险等恶少们晚饭后再一次无聊地凑到了一起,他们闲逛到马长鞭看护的工地,又遇上 刘超超、马甫、王荫等另一拨人,大家便天南海北闲聊到十一时左右,这时有人说肚子饿了没钱咋弄,便有人提意出去弄几个钱花花,也有人说可劫大闸上谈恋爱的人,闵立新一锤定音地说:“走,咱们到河堤上转转去”,于是大家鱼贯而出,到达大闸河堤。一帮人下堤、上堤,转了好几圈也未遇上一对谈恋爱的。没有寻找到猎物的他们在懊恼之余离开大闸河堤,游逛到周口市川汇区的芙蓉街北段,此时已经是凌晨二、三点了,眼尖的刘超超突然发现有一个身影正趁着夜色紧张地朝电线杆上贴广告。“这是乱贴广告,可罚款的”干过稽查队的刘超超兴冲冲地讲,闵立新也兴奋地说:“这不就有钱了吗!走。”他们无声地包抄过去。那位正朝电线杆上贴治性病广告来自江西的青年万某突然面对一群人的逼近,感觉不妙,拔腿就跑。不知什么原因,万某竟不跑向人多灯亮的地方,却径直跑进了一个黑暗小胡同。见此状,这群无聊的少年可高兴了,只见他们嬉笑着一涌而上,抓住了万某,狠狠地煽了几耳光。他们从万某身上搜出200多张治性病广告纸,同时还搜出十几元钱和半盒香烟。“妈的,钱太少了。”他们一边分抽着半盒香烟,一边骂着,颇不甘心,为首的闵立新狡猾地目瞪着浑身颤抖的万某,突然厉声喝问道:知道乱贴广告违法吗?老板在哪?哪里人?窝点在哪?有钱没有?一连串恶狠狠的语言抛过来,万某被吓呆了。快说,我们是稽查队的,专管你这号人。万某以为真的遇到了市容稽查队,在随后而来的拳雨脚星里,把自己的一切情况都说了,我一个人住、老板走了、我住招待所等等,毫无保留。“打的士,上他的窝。” 闵立新发话说。于是七个人挟持着万某上了两辆的士,不一会便来到繁华的周口市长途汽车站运输总公司招待所。万某为了少罚款,表现极好,任何求救表示都没有,他见到惊诧的服务员还小声说这些人是稽查队的,他打开门,让这些人随意搜,自己在一旁呆呆地站着。一无所获的闵立新抬头发现值班室上方贴有贵重物品寄存处的字样,于是他走到值班室前,用力敲开值班室的窗口,大模大样地上前询问值班人员万某的情况以及有无寄存贵重物品。值班人员竟也是毫无怀疑他们的稽查队身份,把万某的一切基本情况毫无保留,如实奉告。

没有太多收获的恶少们再次挟持着万某,大摇大摆地公然用的士把万某再一次拉到芙蓉街,在一公共厕所前仍然暴打万某逼钱,不由分说的拳打脚踢使万某惨叫着昏死过去,丧心病狂的恶少们把昏死过去的万某丢进垃圾箱,扬长而去,途中恶少们怕罪行败露,他们在闵立新的指挥下再次返回公共厕所边,又从垃圾箱里拎出尚未苏醒的万某架至空旷无人的河堤,再次用皮带、柳树条发泄施暴的兽欲。万某再次被打醒,悲愤地说:“什么稽查队,打不死我就告你们。”不屈的话语激起了恶少们更大的凶残,在闵立新的指挥下,恶少们纷纷拾起路边的石块、水泥块等猛砸万某头部,闵立新还怕其不死又用万某自己的皮带勒万某脖子,用万某自己的衬衫包着万某的头来回扭,最后为检证万某是否死亡,他又用膝盖一个一个分别顶断万某的双臂,闵立新等恶少们并不罢休,走时,面对倒在河堤上一动也不动的万某,闵立新骂道:会不会装死。他仍不太放心地上前继续用脚猛跺万某的裆部……为了逃避侦查,他们还破坏万某的眼球,为了不留指纹,他们又剥光万某的衣服,用沙子去搓万某赤裸的尸体……暴行惨无人道,让成年人也瞠目结舌。

这群杀了人的恶少们在随后的日子里更为疯狂,他们认为人都杀了,反正抓住就要判刑,要抓住有限生命,好好享乐人生。在随后的短短六个月内,他们又多次强奸、轮奸,附近中小学校里的女学生就成了他们的猎物,一时间,学校被他们闹得乌烟蟑气,人们提及“纱厂十二少”更是谈虎色变。这帮恶少归案后,他们自己供述强奸、轮奸等犯罪多达一百余起。后来因证据等种种问题,司法机关仅认定了十四起强奸、轮奸犯罪。但就在这十四起罪行中,被害幼女、少女已经多达十余人。

1998年12月1日, 横行一时的“纱厂十二少”在一次无故殴打王某的犯罪中,被迅速出击的公安人员逐一抓获。

直面“纱厂十二少”主犯

本案的犯罪成员均存在着不同的家庭问题,应引起我们的深思。不论是“残缺型”:“溺爱型”、 “高压型”、“放任型”的家庭因素,以及父母双方的不良行为都对这些未成年人产生极大的影响。比如王浩浩在其一出生母亲即与人私奔,父亲又早亡,给其心理造成较深的伤害,政府虽免去他在学校的一切费用,但因无人管教,自迷上电子游戏后,学习跟不上,便一心想去少林寺武校学武。亲友们没人资助学习费用,便自动辍学报复,结果八、九岁便流落街头,靠打架斗殴,收学生保护费过活,思想上悲观失望、痛恨社会、嫉妒他人。养成了不满现实的反社会的心理,整天斗狠、逞强,最终成为了凶狠的犯罪骨干分子。

马长鞭小时候在少年体校是一个很有潜力的体育运动苗子,在家中受到盲目溺爱和放纵,由于在家是老小,父母只知道使其衣锦食美,却忽视给他们以良好的精神食粮,不愿吃苦训练的他,在父亲的宠爱下,说不去训练就不去了,失学后在家还养成好吃懒做、贪图享受、好逸恶劳、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坏毛病,最终在物欲、贪欲中,走进犯罪团伙成为主犯。

闵立新的家庭情况更为特殊一些,其是父母抱养的孩子,其父母几代单传,故在闵立新小时候,溺爱中父母对其又有较高的望子成龙的期望,一次,他文化程度不高的父母发现其拿了别人的钢笔,没有问清原由和说服教育,而是墨守“棍棒底下出孝子”的信条,不分青红皂白对他暴打,造成他和父母感情破裂,形成情绪对立、互不信任的局面。闵犯说从此事以后,我什么也不再给父母说了,我在心理上视父母为敌,有事到社会去找小兄弟。而且他还特别看不起性格软弱,在外受欺侮不吭声的双亲。他整天练拳,遇事用拳头说话,模仿《古惑仔》与其他不良青少年磕头结拜,到处收保护费,逐渐显示出粗暴和攻击性。后来,闻知自己心血费尽教育出来的孩子是一个凶残的罪犯时,其父在悲愤中上吊自杀,其母受不了这双重的打击,精神失常,这悲惨的结局,让人扼腕叹惜。

年仅14岁的安敏,其父母自身有着严重的不良恶习。其父喜跳舞,自称舞场王子,不顾家整天在外胡搞乱交,有婚外情,常把女人带回家过夜。其母苦劝无果,一气之下抛弃家庭出走,其父更是无所顾忌。在其父的不良恶习暗示与影响下,安敏十岁左右开始强奸小女孩,后来他的家竞演变成小伙伴们强奸、轮奸犯罪的主要场所。其父在风闻其子有恶行时,不是严加管教,反而面带喜色到处夸儿子有本事,这么小就能领回那么多女孩子,一遇有女孩子来,其父还主动外出避开,提供方便,这一切无不在安敏心灵中孕育下罪恶的种子。

法官寄语

“纱厂十二少” 案虽然已经审结,掩卷深思,却留给社会、留给人们太多沉重的思索,太多深刻的疑问。“纱厂十二少” 案的发生不是偶然的,他提醒我们的社会一定要关注孩子们,这也是关注中国的未来,关注我们的社会秩序和更多孩子的安全与健康成长。我们必须让我们的孩子懂得人生活在一个社会里应该是平等的、公正的、相互之间应该是富有同情心和怜悯心的。也就是要培养孩子有一种非常朴素的道德情感。我们不能冀望每一个孩子在道德上都达到精英的高度。但我们首先要求孩子做一个平常人、一个有益于社会的人、一个遵守公序良俗不伤害他人不伤害社会的人。我们的教育应从人最本质最朴素的感情出发,而不是用青少年不容易接受或容易引起他们反感的说教。只有让孩子懂得社会生活中最基本的原则是对他人的尊重和同情,他们就会对暴力的危害有一个全新的理解。我们的社会,我们整天忙忙碌碌的成年人们如果不去关注孩子们,不去防微杜渐,一旦出现“家庭脱管,学校不管,社会漏管”的形态,类似“纱厂十二少” 的凶案肯定还会源源不断地发生,这决不是危言耸听,要减少今天和明天的青少年犯罪问题,必须形成一个社会的整体防范系统工程。目前,关注孩子们问题,可以说是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纱厂十二少” 案的发生,应该让我们每一个人警醒。我们的社会中现有4亿青少年,他们需要我们成人的关注、关心、关爱,我们必须帮助他们,帮助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孩子,就象自然界里的小草、花朵一旦失去阳光和雨露的关爱就会死亡一样,缺失了成人社会的关爱和帮助,我们的孩子们也不可能健康快乐地长大成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